您所在的位置:

“I All All 吆不到台”是最适合说唱的川渝音乐结构。 我都是吆

来源:www.animalibros.com 所属分类:公司新闻 发布日期:2020-07-27

“锦城丝笛此起彼伏,一半河风吹散,另一半卷入云端,难道这悠扬的旋律是神仙吹奏的,在世俗中可以听到好几次吗?”自古以来,巴蜀这片乐土就不乏音乐元素。如今,这里有一个左边写着“成都”的“酒馆”,右边有一个写着“重庆”的“山里之城”。随着成渝地域双城经济圈建设的不断推进,两地的文旅联系越来越紧密,尤其是近年来川渝歌手频频走出圈子,让成都和重庆的音乐界议论纷纷。

记者从四川省音乐工业协会获悉,川渝的音乐协会和行业组织正在举办对接活动,拟成立川渝音乐事务委员会,做好政府服务、行业服务、音乐机构和音乐人服务,深度支持成渝地域双城经济圈建设。文艺风貌:几年前,《成都》遇上《重庆》

赵磊的《成都》响彻南北,一阵来自大都市的暖风在民俗圈刮起。稍早些时候,刺猬的《重庆》以摇滚乐的形式喊出了山城的故事。有人想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酒馆门口;有人想走到“山里的城市街道凌乱”,看一看“疯狂的司机和陌生的面孔”。

我都是吆

赵磊的《成都》让山歌走出了圈子。一时间,各式各样的民谣歌手都想为他们喜欢的东西写一首歌。在采访中,赵磊曾表示,成都是他的第二故乡,陌生的亲身经历变成了赵式浪漫的歌词。虽然《成都》被改编成各种音乐形式,但在最原创的吉他版本中,《成都》是一款催泪的美酒,也是一份诗意的悲哀。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刺猬还在2012年为重庆写了一首以城市命名的歌曲《重庆》,这首歌暴力、紧张、带着刺猬般的傲慢。

自从超级女声之后,很多川渝歌手也为自己的家乡写过歌。李钰将《蜀绣》发布给联合郭敬明,从绣娘的角度铺陈蜀绣的历史。古典典雅的词曲充满了“成都风格”。在最近完成的《缔造营2020》中,苏瑞琪的一首《In 成都》给了她“全能传承”的称号。重庆的王媛写了“我的童年”,回忆了南开中学和重庆的风景。

近年来,川渝歌手频频活跃在观众的视线中。据传,成都中出现了女歌手,紧随其后的是《超女》李宇春和张靓颖,紧随其后的是《郎姐》郁可唯和张含韵,而重庆则产生了男歌手肖战、王俊凯和王媛。他们有巴蜀大地滋养的血脉,在影响全国的同时,也反哺着家乡。

“成都和重庆,无论是古典音乐还是流行音乐,都有丰富的人才储备,都有推动中国现代音乐成长的可能。”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音乐产业促进委员会常务秘书长、四川省音乐工业协会常务副总裁兼秘书长洪琦在谈到两地音乐人时如是说。

川渝方言是最适合说唱的方言

说起巴蜀地区的音乐,如果只能想到《成都》和《重庆》,一群有赛博朋克精神的说唱兄弟一定是不公平的。近年来,随着说唱《进口》逐渐成为中国的正轨和主流,一大批90后说唱歌手开始发力,尤其是在《说唱界》人才济济的成都和重庆,甚至一度被誉为“中国说唱的摇篮”:从第三届“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开始,第一位冠军GAI诞生在四川,成长在中国新说唱。第三名冠军杨和苏也来自成都。关于这一点,圈内议论纷纷,这可能与人们几乎达成共识,即“川渝方言是最适合说唱的方言”有很大关系。

从谢迪的《明天不上班》到GAI的《暖锅底料》,每一首都在全国掀起了洗脑循环,粉丝们甚至可以通过对比两首歌的发音来区分成都和重庆的区别。但在大多数外人看来,《川渝方言》说唱有这样一个标签:爆炸性的、悠闲的、搞笑的、特别真实的(真实的,不做作的)。

就连成为偶像的王媛也没有逃过《重庆字说唱一首歌》的幸运。《吆不到台》由王媛作词作曲,他唱道:“我出生在川蜀江海,全身热血满满。”是武都。我完全是吆不到台。“

“我都是吆不到台” 最适合说唱的川渝音乐结构出圈

正因为方言说唱是华语说唱圈的一大特色,说唱圈有”新闻“的习惯,意思是说明自己来自哪里,音乐圈里对成都和重庆的说唱歌手总有一种自然的仰视。随着说唱的主流,GAI,Ethel Wang,Vava,Yang and Su,ICE…。。这些在中国的一线说唱歌手都来自川渝地区。除了方言带来的音乐节奏,巴山蜀水还在上面描绘出独特的真实味道,让人朗诵起来一目了然。

洪琦告诉记者,成都音乐产业总值已经占到中国音乐产业总值的近十分之一,重庆的音乐产业也表现出了相当大的潜力。一旦联动,这两个城市的音乐产业将改变中国音乐产业业态,推动全国音乐产业快速成长。

华西都市报-封面记者徐雨阳

热门分类

友情链接: 锚钉 纳米炭球 盐城打桩 Y型锚固钩 平面磨床
回到顶部